当前位置: 彩神app > 理财 > 正文

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

  竞标失利,林刚有些懊恼,但他又觉得在意料之中,“毕竟是大行的理财子公司,大家都盯着呢。”

  另一方面,银行理财子公司对合规的理解与公募基金存在很大区别。公募基金遵从理财新规、资管新规、基金法等各种法规条例的要求,从产品设计、开发、备案到营销的每一个环节都受到证监会的强监管。而理财子公司遵从是资管新规和银保监会的要求,其产品受到的限制比公募基金小很多。

  林刚曾一度以为,凭借多年在指数投资领域积累的丰富经验和业界的良好口碑,公司拿下这个项目的胜算很大。

  崔琦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如果是公开募集的指数产品,按照规定,是需要上报证监会审批的,但对于这只产品是否属于“公募“的问题,公司与交易所产生了分歧。

  “他们现在非常迷茫。”一位与理财子公司有过深度接触的人士告诉界面新闻记者,几大行理财子公司从批复到成立、开业也就是半年的时间,这么短的时间,想要把这么庞大的系统建立起来是非常难的。

  他表示,理财子公司设立的初衷是把理财业务这一块从母行剥离出来,防止银行理财业务由表外业务风险向表内业务的传递。

  首先,净值化转型可能导致理财产品客户的分化与流失,特别是一部分保守型、风险厌恶型客户群体可能会选择转向存款或结构性存款等金融产品。

  目前公司领导仍在和交易所方面反复沟通。产品既然是公开募集的,因此不用报送证监会。”崔琦表示,机构需要提交指数产品的方案参与竞标。他告诉界面新闻记者。

  “理财子公司进来了,我们要给予足够的重视。”上海陆家嘴一栋高端写字楼内,某指数公司新上任的总经理正在发表履新讲话。

  总经理的话并不只是说说。两个月之前,这家指数公司拿到了与理财子公司合作的第一单——某家商业银行的理财子公司一口气定制了6条主题指数,并公开发行了一只类指数化产品。

  正因如此,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整个行业来看,能够做这种事情的也只有比较大的银行。“比如理财规模至少达到上万亿左右,或者市值是前十大或者前二十的商业银行”。

  产品说明书显示,其募集规模上限为3000亿元。“如果20%的钱投向权益这块,那也有600亿,相当于一个中型基金公司的权益规模了。要知道,这还只是一只产品的体量。”正因如此,崔琦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公司从上到下都像被“打了鸡血”,最近一段时间,高层几乎每周都会去拜访理财子公司客户,主动向他们推介指数产品。

  “一般而言,银行在选择委外管理机构时,会对市场相应的管理机构进行筛选,因为每个机构在细分领域的营运能力和风格并不相同。”一位银行资管部门人员对界面新闻记者说道。

  其次,净值化转型后,银行理财产品投资管理面临的市场风险、声誉风险等将大幅提高,由原来的单一风险管理向全面风险管理转变。

  德勤中国风险咨询合伙人曹樑表示,银行理财子公司布局净值化产品优势主要体现在业务范围、销售渠道、非标投资、核算估值方面。但劣势也是十分明显的。

  “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产品优势主要还是在“固收+”产品方面,短期面临的挑战还是挺大的,在财富管理端和资产管理端这两个方面都需要做出调整。”盈米基金副总裁刘文红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按照合约规定,中标的基金公司将以专户的形式对产品的权益部分进行投资和管理。但监管的不一致,导致在实践中这种合作仍存在一些模糊地带。

  “跟公募基金相比,他们在谈判中会更强势。”与理财子公司打过几次交道后,崔琦隐隐有这种感觉。

  尽管业内普遍担忧银行理财子公司的出现会对基金行业产生冲击,但短期来看,更多公募基金看到了机遇,尤其是像林刚所在的机构这样的“优等生”。与指数公司一样,他们也看好理财子公司的资金体量,若能建立起持续深入的合作,仅就委托管理的费用也是相当可观。

  “沟通的过程并不太顺利,我们把反馈给到他们后,对方并不能理解,他们负责人直接说,‘我觉得没有问题,我们不受证监会管’。”崔琦颇为无奈地表示。

  目前该产品虽然是公募形式发售,原标题:【特写】抢食新蛋糕:一只银行理财子公司产品诞生记 来源:界面新闻“我们认为,但交易所给我们的反馈是,这家理财子公司在筹备期间便向公募基金发出了委外的招标信息,产品的审批没有预期的顺利,就要走证监会流程。但跟踪指数的部分资金是以专户的形式管理,林刚(化名)是上海一家以被动投资能力见长的大型公募基金权益部的负责人,

  不少业内人士都认为,未来一段时间内,理财子公司与公募基金将长期处于竞合状态。“理财子公司发展初期更多延续原资管产品优势,重点发展固收产品,而公募基金在主动权益类、量化投资等产品中优势明显,两者可以形成差异化发展。银行理财子公司可通过FOF、MOM的形式与公募基金合作,增加自身的投研能力。”德勤中国风险咨询合伙人曹樑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

  不过,上述知情人士透露,此次竞标异常激烈。“消息一经公布,几家头部基金公司一拥而上,最后华南一家综合实力居前的公募基金中标成功。”

  由于指数产品需要上报交易所批准,在此之前,指数研发人员会对产品方案提出很多修改意见,以满足合规的要求,而这在理财子公司看来却是一种“吹毛求疵”。

  “从目前来看,银行理财子公司的产品一定卖得好吗?我看未必。”苏宁金融研究院高级研究员黄大智提出了不一样的看法。

  工银理财董事长顾建纲17日在中国财富管理50人论坛上也提到,理财子公司是银保监会发放金融牌照的私牌金融机构,但有关部分特殊产品类型与内容的监管规则尚待明确。

  5月底的一个周末,距离拿到银保监会开业批复不到一个星期,上述大行的理财子公司便火速宣告成立。几天后,这家理财子公司举行了隆重的开业仪式暨新产品发布会。

  一方面,这种强势来源于巨大的资金体量带来的“底气”。从某种程度上说,作为少数拥有交易所背景的指数公司之一,崔琦所在公司在指数行业掌握着绝对的话语主导权,以往都是公募基金主动找上门谈合作。换句话说,在很长一段时间内,指数公司并不愁没有客户。但理财子公司的出现,还是让他们亢奋不已。

  “那段时间简直忙疯了。”谈起合作的过程,崔琦(化名)线月初才敲定合作方案,对方要求必须在6月底之前把指数做出来,相当于只给我们半个月的时间,太赶了。”正常情况下,一条指数从执行落地到获审批通过至少要花费一到两个月的时间。

  最后,净值化转型本身所要求的估值体系建设、IT系统支撑比较高,银行理财产品中非标资产、资产支持证券等的估值核算较为复杂,将是未来净值化产品的管理难点。

  按照资管新规的要求,2020年后,所有银行理财产品都将转变为净值型。证监会前主席肖钢曾强调,新成立的理财子公司不要再接续“老资产”。但目前银行发行的完全符合“资管新规”要求的的产品并不多,银行存量资产的处置问题仍然难以解决,新老产品接续存在一定问题。

  “指数产品往往是固定高仓位权益产品,波动较大,与传统银行客户的风险偏好可能不一致。因此该产品采取了部分比例指数化投资的形式,以控制风险。”光大金工分析师邓虎表示。

  作为指数公司研发部门的主力成员,崔琦深度参与了上述指数和指数产品的定制过程。

  实际上,这也是一个双向选择的过程。某银行分析师对界面新闻记者表示,从内在动因来看,理财子公司参与权益类资产投资是必然趋势,但由于银行尚未搭建起成熟的投研团队,自上而下的指数化模式既能发挥自有品牌,又能形成规模优势,恰好可以解决当前理财公司净值化发展中的痛点。

  与传统指数基金不同,上述大行理财子公司发行的是一只灵活配置型理财产品,权益仓位为0-80%。资金主要投资于股票、债券、金融衍生品等资本市场投资品,其中股票部分采用指数化投资策略。

  此前,这家权威指数机构主流客户是需要定制、跟踪各类指数的公募基金。现在,商业银行理财子公司的设立,为其带来了新的诱人机会。

  开业仪式上,这家理财子公司发布了一款主题指数以及涵盖不同行业的五条子指数。公司高层表示,子公司成立初期,除了发力传统固收产品外,还将采取指数化的方式切入权益市场,从而满足不同风险偏好客户的需求。

相关文章